• 土地2胎設定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 各家銀行二胎房貸利率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
  • 新北市代辦信貸二胎年息
  • 土融台南新化土融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房貸二胎 房貸二胎整合演員為什麼這麼貴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財經天下2012年第3期演員為什麼這麼貴本刊記者 陳旭攝影 曲冬 劉亦斌孫長江最近有點煩,原本定於5月份開機的電視劇因為演員問題遲遲開不瞭機。作為這個行業內頗具名氣的制片人,他原本以為能迅速“搞定”主演,沒想到出瞭意外。在和男一號的談判中,他以700萬30集的價格開始試探,一直到接近心理底線的800萬,就在雙方準備簽約的時候,東部某省電視臺參與投資的電視劇以1100萬的價格把這位演員搶走瞭。孫長江不得不和導演商量換人,而這時候中意的演員大多已經沒有瞭檔期。“這個行業變得太快,太瘋狂瞭。”他說。瘋狂上漲的演員片酬不是讓孫長江一個人苦惱。業內都知道,就在2010年,一線演員的價格還維持在15萬一集,而到瞭2011年下半年,他們的價格已經漲瞭一倍甚至更多。一些大牌明星每集電視劇的片酬目前已經接近百萬元,按每年接拍3部電視劇計算,他們的收入可能會超過1億元。兩年前,演員片酬成本隻占整部電視劇投資的30%不到,然而目前,演員片酬已經占到一些電視劇全部成本的50%以上,甚至高達80%。這近乎瘋狂的片酬讓很多影視劇公司不堪重負。杭州雅緣影視制作公司董事長因投資影視失敗而自殺,演員片酬過高被認為是“殺手”之一。漲價的不隻是一線明星,二線三線的演員也跟著水漲船高。按照孫長江的說法,現在任何一個演員如果一集拿不到15萬,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演員。關鍵是,無論是哪個級別的演員,個個都很忙,稍微遲疑一步簽約就可能被別的劇組“搶”走。這也導致一些演員“被寵壞瞭”,孫長江在片場就親眼看到一個二線演員因為身價暴漲,也開始耍大牌,並且“出工不出力”。“目前,因為資金的分配比重不同,演員的話語權空前強大,一個明星可以建議導演何時拍戲,可以強迫編劇修改劇本,一部戲整個劇組都在為演員打工。”孫長江剛剛從一部電視劇的片場探班回來,他稱自己每次去片場都會接受現實主義教育,因為那裡面是個“赤裸裸的階級社會”。“一部電視劇正常的演員和制作經費的比例應該是三七開,現在已經對半開瞭。”孫長江說,“這意味著,要砍掉制作經費,帶來的結果必然是粗制濫造。”當然,這是個典型的名利場,名和利時刻都在博弈。一部電視劇,如果導演好瞭,演員會自己降價,如果明星多瞭,演員也會自己降價;但孫長江遇到的難題是,名導演資源是有限的,明星資源則更為稀缺。熱錢制片人是電視劇產業鏈上的“賬房先生”,對導演和編劇也跟著水漲船高,其他工種雖然漲幅不《西遊記》給孫悟空的扮 大,卻也要考慮通貨膨脹。但無數的投資人相信中國影視業是個好市場,也不乏有制片人和導演煞費苦心讓投資者們相信這確實是個好市場,錢從前門進來,更多的錢就能從後門出來。孫長江看到大量的熱錢如潮水般湧向這個行業,他雖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錢在這個行業裡流動,但他卻逐漸感受到因為熱錢湧動讓這個行業變得更加畸形。周鋒正是一個典型的闖入者。3年前,周鋒是一個有著三個工廠的廣東老板,主要業務是生產工業黏合劑,每年保持著百萬以上的凈利潤。2008年金融危機,讓他第一次懷疑起瞭自己的生意—產品回款周期長,而銀行又停止瞭貸款,更悲慘的是,上遊原材料的價格和工人的工資都在漲。他向相熟的政府官員求救,看能不能從納稅大戶的角度提供貸款或者減免稅收的幫助,結果吃瞭閉門羹。政府的答案甚至更令人灰心,他的工廠污染嚴重,將來還可能被強行搬遷至內地。隨後,周鋒關閉瞭其中一個工廠,度過瞭人生最灰暗的半年。他想,自己是不是需要做點多元化的投資。也就是這個時候,他在飯局上認識瞭北京一個做電視劇制片人的朋友。他至今仍清楚地記得那位朋友的玩笑話: 電視劇行業錢多、人傻、速來。”2009年,周鋒已經安然度過瞭金融危機。他並沒有把那位朋友的話放在心上。7月,他在《新聞聯播》上看到《文化產業振興規劃》由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兩個月後,華誼兄弟(300027,股吧)成功登陸創業板,成為中國第一傢成功上市的影視制作公司。“這意味著銀行和基金都會對這個行業提供資金支持。”周鋒說。他飛到北京,找到瞭那位制片人朋友,決定在北京開一傢電視劇制作公司,並邀請朋友加盟。2010年春天,周鋒的公司正式開業瞭。消息傳到身邊朋友的耳朵裡,周鋒迅速成為被打趣的對象。大傢八卦的問題無非是“周鋒想潛規則女明星”、“周鋒想讓自己的女兒也成為明星”。也有朋友找到周鋒,想入股一起幹,但周鋒都拒絕瞭,他覺得在一個陌生領域,保持股權的單一更容易控制,而且缺錢瞭還有政府和銀行,他現在做的可是一個時髦的朝陽產業。周鋒轉型的第一部作品很快就排上瞭日程,制片人找來瞭劇本,是當年最流行的歷史穿越題材。謹慎的周鋒認真看瞭一遍劇本,發現自己也有“歷史的好奇心”,拍板定下。周鋒為這部戲的預算是800萬元。像周鋒這樣轉投影視業的老板人數眾多,他們的資金曾經在股票、房地產、礦業等市場上舞動,由於宏觀經濟和產業市場的變化,老板們裹挾大量的資金進入這個“名利場”。上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和那些新進入者不同,行業內的老牌公司大唐輝煌、慈文影視、小馬奔騰影視、江蘇幸福藍海傳媒、海潤影視等正在排隊上市,而且已經有較為清晰的時間表。國龍聯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傢在去年4月份才開始運營的新進入者。這傢由浙江的幾個財團聯合出資創立、專註於電視劇領域的投資的公司也把上市作為自己的目標。2011年6月,王鵬舉離開湖南電廣傳媒(000917,股吧)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執行總經理的職位,成為這傢公司的主要“操盤手”。他現在擔任國龍聯盟高級合夥人、運營總裁,還兼任首都廣播電視制作業協會秘書長。國龍在2011年制作完成瞭11部電視劇,而今年的目標是20部。“2012年我們肯定是全行業第一。”王鵬舉說。不過他強調國龍的投資方比較理性,準備長期紮根電視劇市場,公司隻是按上市公司的標準來運作,但上市並非終點。“國龍聯盟2011年投資瞭2個億拍片,今年的投資額準備擴大一倍。”但大多數進入這個行業的投資人並不理性。資金雄厚的公司拼命做量為瞭上市圈錢,小公司拼命做量是為瞭被大公司收購套現,還有一些被王鵬舉稱為“攪局者”的投資人—這些人往往來自煤炭房地產行業,懷有種種目的來玩票。“他們喜歡明星,使得明星資源的稀缺進一步擴大化,對市場最具破壞性。”一進入市場就面臨制作成本“大躍進”,也讓王鵬舉感到無奈。一集100萬的制作成本,一部電視劇就是3000萬的投資。為瞭分攤成本,國龍聯盟投拍的電視劇一般會找來電視臺共同投資,這樣也能夠降低未來銷售上的風險。電視劇對於電視臺的廣告貢獻也變得越來越多。2010年中國電視劇的廣告收入超過350億元,約占所有電視廣告收入的一半,精品電視劇的回報甚至可達1:10(購買金額:廣告收入)。2011年,江蘇衛視晚間黃金檔電視劇的廣告收入約占頻道整體廣告收入的1/3,而主打電視劇的安徽衛視,電視劇廣告收入已經占到瞭頻道整體收入的90%,其中黃金時間的“第一劇場”廣告收入占頻道全年收入的60%至70%。2009年,電視劇《我的團長我的團》以25萬元一集的價格賣給瞭4傢衛視,單集銷售超百萬元,成為業界新高。到2011年這個紀錄就被輕視超過,《甄嬛傳》的電視臺與網絡合計版權銷售價格接近400萬元一集。那些電視臺的電視劇采購負責人正是這個市場的推手。按照孫長江的描述,這個群體一般三四十歲,多為女人。因為電視臺每年在這個領域投入重金,為規避“回扣潛規則”,這批人每隔兩三年都會被更換。隨著電視臺對優質電視劇獨播及首播資源爭奪的逐步升級,電視臺購劇經費大幅增長。為瞭保證收視率,電視臺在采購電視劇時優先考慮的是明星因素。這兩年電視劇賣方市場的突然火爆,讓這些采購者有點無所適從。電視劇多到無從挑選,形形色色的關系又找上門來推銷。“這個時候的最佳方案是挑選有明星的戲,這樣既能平衡各種關系也能在電視臺領導面前交差,至於收視率,以後再說吧。”買方市場的選擇必然影響到投資人的決策,明星不一定能保證收視率,但從電視臺那裡卻能帶來收益率。制片人夾在其中左右為難,孫長江曾因為這種短視行為和一個投資人大吵過幾次。但他顯然無力阻止明星“通吃”的趨勢。網絡推手作為產業新貴出現的視頻網站也是這個扭曲市場的推手之一。馬可,搜狐公司影視與新媒體版權中心總監,帶領著一個十幾人的“買手”團隊。她在2009年初搜狐視頻事業部成立時就負責版權,見證瞭一集電視劇的新媒體價格從1萬元到10萬元、又飆升至100萬的驚險過程。幾年時間,視頻網站購買每集電視劇的價格暴漲100倍,猶如坐“過山車”,這令業內人士們吃驚。目前,這一價格雖然暫時回落至50萬元左右,但是馬可覺得這個價格還是偏高,還沒降到“反映價值”的價位。搜狐視頻從創立始,搜狐CEO張朝陽就決定走精品內容路線。當多數視頻網站還在走良莠不齊的UGC(用戶創造內容)分享路線時,搜狐提出瞭正版概念。2009年9月,搜狐視頻發起“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盟”,希望邀請影視制作公司參與,馬可清楚地記得她四處碰壁的情形:“有些公司怕當出頭鳥,但多數公司當時輕視視頻網站,認為互聯網渠道賣不出什麼錢。”趙寶剛執導的《我的青春誰做主》為搜狐視頻打響瞭第一槍,上線10天就贏得瞭2500萬次的觀看數。雖然飽受“盜播”之害並最終不得不訴諸法律,但毫無疑問,這部劇為搜狐帶來瞭巨大的名聲和利益。搜狐視頻也逐漸形成瞭自己的版權購買準則:制作精良、有社會話題性、具備網絡互動特質。搜狐視頻當年還購買瞭包括《南京!南京》《非常完美》等影視劇的獨傢網絡版權。按照張朝陽2009年的表述:搜狐視頻全年在版權上的投入達到瞭千萬人民幣。情況在2010年發生瞭變化,多數視頻網站意識到電視劇能帶來流量和廣告,開始購買正版。而一些公司開始啟動上市計劃,並進行瞭多輪融資。在支付瞭高昂的帶寬費用之後,大量的錢被用於購買電視劇版權。“在這些購買行為中,有些網站為瞭漂白,而有些網站純粹是為瞭花掉融來的錢。”馬可觀察到電視劇制作公司的態度發生瞭極大的轉變,出品方開始意識到視頻網站渠道是個巨大金礦,一部電視劇不走電視臺渠道,僅僅依靠網站,也能收回成本。這一年還湧現出不少版權代理公司,它們往往先買斷影視制作公司的版權,再把這些版權賣給各個渠道。2010年的錢沉淀到瞭2011年,版權價格繼續一路飆升。《新三國》被賣到15萬一集,騰訊視頻更是以150萬左右一集買下《宮鎖珠簾》。但此時,搜狐視頻也甘願做瞭回推手,掏瞭3000萬元買下瞭電視劇《新還珠格格》。在馬可看來,網站購片更看重價值而非價格,雖然中國每年都出品上千部電視劇,但適合網絡平臺播放的不超過10部,所以雖然價格已經高得離譜,但高至少是公平的,反正“全行業都在賠本賺吆喝”。2010年到2011年兩年間,酷6、優酷、土豆等視頻網站相繼成功上市,這也意味著資本的狂歡終於有瞭終點。酷6隨後因為業績不佳而引發創始人出走和裁員,到瞭2012年,土豆和優酷合並成為行業的意料之外卻情理之中的新聞。版權,已經成為無法承受的成本之痛。馬可從2011年第四季度感受到瞭拐點,她發現,已經有視頻網站開始“退劇”。所謂“退劇”,就是支付完訂金後,按照合同不再進行購買行為。而那些生意紅火的代理公司,也幾乎不再買新戲。“版權其實就像海鮮,而價格總要回歸價值,視頻網站的燒錢不可能永遠下去。”馬可說。洗牌作為一個買手,馬可嗅到瞭這個行業的危險氣息。藝恩電視決策智庫entvbase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國產電視劇行業總體交易金額近80億元。而盤旋在影視劇投資上空的資本不下百億,投資額遠高於市場可容納規模。同樣來自藝恩咨詢的數據,去年生產電視劇的數量最少是1.7萬集,但實現盈利的隻有約3000集,八成虧損。但這並未阻擋住更多熱錢進入,這背後的原因顯然更為復雜,並不僅僅是這個產業本身造成的,除瞭民間資本投資渠道狹窄之外,還有更多的投機性質。“出品公司確實利潤率很高,但確實是隻有20%,甚至更少的人能賺到錢。”王鵬舉說。他不保證自己公司投拍的電視劇每一部都賺錢,隻要總體賺的比賠的多就行。但是從渠道消化來看,形勢令人憂慮。去年生產的1.7萬集電視劇中,電視臺渠道隻能夠消化的隻有8000多集。雖然網絡視頻的渠道還能消化一些,但並不是主流。而DVD發行的銷售渠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至於植入廣告,隻有都市劇題材可以操作,覆蓋面太窄。這意味著有將近一半的電視劇投資顆粒無收。顯然,要想賺錢,必須獲得上星電視臺的垂青。最後,投資還有時間成本,一筆錢投下去,要先支付包括演員費用在內的制作成本,一年半後,電視臺把電視劇播放完成,才會向出品方支付購買費用。按照王鵬舉的測算,一集100萬的投資,至少要賣到130萬才能保證不虧損。然而,隨著廣電總局規定在今年開始施行“禁廣令”和“限娛令”,電視劇中間不允許再插播廣告,禁止在片頭之後、劇情開始之前,以及劇情結束之後、片尾之前插播任何廣告。播出片尾畫面以及演職人員表等內容時,禁止播出任何形式的廣告。這些限制直接導致電視臺開始壓低電視劇采購的成本。業內認為,這已經影響到瞭電視劇投資的熱情,也增加瞭投資風險,今年很多影視制作公司的日子不會如原來那麼好過瞭,一些公司可能面臨破產,行業洗牌即將開始。而像周鋒這樣的投資者,遇到的麻煩更多,他已經開始看到自己的錢是如何“打水漂瞭”。周鋒的公司在2011年2月拿到瞭拍攝電視劇的批文。他沒想到拍電視會這麼麻煩,他更沒想到僅過瞭幾個月,制片人要求追加投資,因為“演員貴瞭”。4月初,制片人的電話打過來。周鋒聽到瞭一個不知是好還是壞的消息:國傢廣電總局有關負責人明確表示,近期不再批準四大名著翻拍題材立項、不提倡涉案劇和國外克隆劇、穿越題材電視劇。這意味著,周鋒的電視劇很可能賣不出去。制片還告訴他,總局會有進一步的管理措施出臺。項目“被”夭折瞭。周鋒終於意識到這個行業還有一個審查機構—廣電總局。他這才發現,廣電總局的“禁令”還包括“限制廣告”“限制娛樂”等等,這些事無巨細的“限制”對一個傳統行業的人來說,簡直不能想象。他正在瞭解這個行業,兜轉一圈不過是應繳的“學費”。這個精明的廣東商人準備再嘗試一下,但肯定不是現在。但錢的流動總有滯後。至少在現在,演員的片酬價格並沒有下跌的趨勢。為瞭提高電視劇的質量,也為降低成本,國龍聯盟簽瞭20多個制片人、30多個編劇、30多個導演。2011年底,藝人經紀業務也開始啟動,現在簽約有20多個藝人。這些人在國龍的角色類似一個個小的“合夥人”,他們的酬勞和所參與的電視劇銷售業績息息相關。“沒有辦法,我們隻能多用新人,從而降低成本。”王鵬舉很認同湖南衛視的模式:小成本運作,培養新人。國龍聯盟剛剛舉辦瞭“春天來瞭—2012中國電視劇編劇創新懇談會”,王鵬舉請瞭很多業界有名的編劇來講課。“懇談會”的舉辦地選在瞭北京郊區的密雲,王鵬舉希望真正熱愛這個行業的人擺脫浮躁。畢竟,演員們的“黃金時代”,並不意味著藝術的“黃金時代”。(應采訪對象要求,孫長江、周鋒為化名)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2-05-07/141142364.html

二胎房貸銀行利率比較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台南中西區農地貸款建融高雄燕巢建融二順位房貸 免保人免證明二胎房貸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桃園民間二胎借款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地貸款高雄路竹土地貸款房貸二胎怎麼辦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台南中西區農地貸款建融高雄燕巢建融二順位房貸 免保人免證明二胎房貸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桃園民間二胎借款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地貸款高雄路竹土地貸款房貸二胎怎麼辦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台南中西區農地貸款建融高雄燕巢建融二順位房貸 免保人免證明二胎房貸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桃園民間二胎借款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地貸款高雄路竹土地貸款房貸二胎怎麼辦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禹德

gqq342vmy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